学院首页    关于学院    传承上师    资料下载    净障修法    玛尼石堆    烟供施食    交流学习
学院照片    格花堪布    祈 祷 文    菩提文库    佛教音乐    点灯共修    在线抄经    超度佛事

传承上师
怙主堪布
  白玛曲英乔达尔
荣素班智达
法王如意宝前世
  列绕郎巴
俄巴活佛
  博巴珠古多阿丹比尼玛简传--增信药
桑杰丹增仁波切
门措上师
意科嘉卓巴·却英
  让作简传
第四世多智钦·仁增
  丹比尼玛仁波切
传承上师图片资料
s
 
【博巴珠古多阿丹比尼玛简传--增信药】


博巴珠古多阿丹比尼玛简传--增信药
译者前言
   他是巴珠仁波切遗言中授记的巴珠转世,他是色达法王、霍西堪布秋恰、阿炯多登仁波切、止贡噶举澈赞法王、阿日扎大堪布白玛才旺等大德的上师,他是宁玛派中毕生宏扬米旁自宗的大堪布,他一生中多次亲见米旁和弥勒菩萨。他的著作至今在噶托、、霍西等佛学院被讲授。他就是博巴珠古——多阿丹比尼玛(显密教日)。
   根据四川民族的博珠全集里他的传记,在此译出。因为藏文诗歌翻译成汉文会失去韵味,以及和汉文诗歌的差异性很大,因此去掉了每节末尾的概括性诗歌。传记搜集经过、重建敏珠林供养的物品清单与传记本身关系不大,故而从略。
传记共分八个部分:

一.卫地东方达波地方诞生和最初的启蒙:
   博巴珠古多阿丹比尼玛诞生的地方是在拉萨以东的卫藏四如中的约如所属的达波地方的饶登林寺附近,即现在的西藏加查县境,叫果西噶的地方,家族叫窝果。父亲是瑜伽士,名叫仁增晋美卡雀多杰(持明无畏空行金刚),证悟极高。在他圆寂后,在热那林巴的取付藏处丁拉查莫扎火化的时候,眼舌心三者火不能坏等等,成就征象极多。母亲叫额珠宗巴(成就会聚),是具有高尚贤德行为的妇女。在父母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中,他是最年长的,出生在藏历第十五个甲子的土狗年,即公元1898年。他的弟弟中间的叫旺钦多杰,小的叫晋美群觉,妹妹叫扬京。
   仁波切先天而来的习气非常贤善,不但很小的时候高尚的行为和慈悲就与生俱来,而且在孩童嬉戏中就显现出成就的象征。他们兄弟有天玩耍时,他用木弓木箭射入山岩,抽箭出来的时候,成就之泉神奇地流出,而且在岩石上留下手印,如同按压泥地般,现在还可以看到。又有一天,他以玩耍的方式把一个兄弟从山岩上摔下悬崖,兄弟却并未受伤。如此等等,乡人都在很稀奇地谈论。附近的饶登林寺还对父亲请求说应该把这个小孩送给这个寺院。可是父亲说:“虽然暂时可以这样,但是这个孩子是康区一个大德的转世,将来在康区会有利益众生的事业,这时候不要对利益众生的事业做损害。”
   这时候他们住在达波的本果静地,慢慢地仁波切就到了年龄,依次地从父亲那里,学习从基本的拼读到仪轨,不仅都毫无困难地通达,还接受了很多灌顶口传和引导。
   父亲告诉说,将来要康区要努力学习,并且他利益众生的事业也在那里,自己不能给他衣食马驮,但有这个代替。就送了他一个颅器,并说不可丢失,这样就不会遇到衣食的匮乏。有一次,送给他一双鞋,说这是事业广大的象征。他穿着这双鞋留下的小脚印,听说现在还可以看到。
   父子两人还一起到拉萨,在两尊释迦佛像面前许下了广大甚深的愿望。
  
二.过去世的宿习被唤起,来到康区的佐钦进行闻思,并被认做转世的经过:
   仁波切到十五岁上,父亲就圆寂了。父亲临圆寂之前留下了要他到多康的佐钦去的遗言,并且他自己从小就只要一听到佐钦的名字时候就唤起往昔的习气,以此力量,他对佐钦有特别的看待,因此也特别想去。所以就向母亲秉明。可是母亲不但没有同意,而且还说,在自己的梦中,梦到自己手中有座很善妙的水晶塔,有些在家人来拿走了,因此这不是你将要出现障碍吗?并且很担心。因此仁波切一时不得不待在家乡。仁波切说,母亲梦中的在家人其实是地方神杂嘉彭秀派来的迎接者。此时也去竹桑阿却林(竹密法寺)学了些经论。
   十八岁左右时,向母亲求得去拉萨的许可,然后悄悄地和一些来自康区的朝圣者一起,开始逃往康区。从下路渐次到达叫拉浪仁果的地方,有晚向一个老妇借宿,老妇很慈祥,留他住几天再走,他说明了必须迅速赶路的情况。翌日临行前,老妇供养他一块东西说,你拿去做道粮吧。据仁波切说,这是藏红花,到了康区后作为对上师们的见面礼,帮助很大。后来在止贡的时候,仁波切说若老妇人还在的话要去见她,不过她多半是个化身吧。
   路上有家人户的有个树丛,精怪附着其上而对该户人家施加伤害,这家人出现了疾病等灾难。仁波切以绳索捆住树丛,进行告诫并让它遵从誓言,从此这家人的疾病也就停息了。
   就这样,不顾长途跋涉的疲劳,渐次行进,最后来到多康如当的佐钦希日森学院。
当时的任教堪布是大堪布土登年扎仁波切和多如堪布格南等等,他对他们恭敬依止,从入行论开始进行闻思。
   那时他鄙衣粗食,因而被有些无耻之徒所轻视,后来在入行论的智慧品的阶段表现出过人智慧,从此就不再受欺负了。渐渐地连做饭的时间也不浪费,在冷水中加入糌粑(炒青稞粉),充作吃喝二者。晚上因为没有照明的条件,有月光的时候就追随月光,有很多次都因此走到了山顶。如此等等的苦行和恒常的精进可以和米拉日巴相比。以此,十三部大论和共同的学问都勤学至于究竟,不久就达到智者之地位。
   在阿布拉公仁波切面前受近圆戒,赐名为土登歇珠土桑江措(释教讲修闻思海)。
   此时也是第五世佐钦仁波切住世之时,有一年夏天,仁波切及随从僧人去嘉及扎噶(地名)消夏,希日森学院的所有喇嘛都去了,因此他也带上卧具前往,走到昌多地方,远远地看到佐钦如意宝的马队来到,害怕相遇,就藏到路边的树丛中。马队就朝这边行进,尤其佐钦如意宝在行至这个藏身的树丛旁时,就勒马对随从喇嘛说:“这个上面的树丛中有个求学的人藏在里面,把他叫来。”喇嘛就唤他,他也到了仁波切跟前。仁波切对他非常慈爱,说让他到自己的帐中去,然后就驰马而去。他自己说,如果不是具有神通,是不会看到他藏在柴堆中的。
   午后来到佐钦仁波切帐篷的近处,还是不敢到仁波切身边,就在炉灶边要了一碗茶喝,此时一个喇嘛说仁波切叫他身边去。去到仁波切身边,仁波切做了很多慈爱的谈话。此时是大众吃晚饭的时间,仁波切和他一起来到大众中,自己居于主座,并让他坐在自己座后行列中首座的柔软坐垫上。如此等等,佐钦如意宝土登却及多杰以无碍的智慧,不仅慈爱地夸奖他,还说他是一位大德的转世。以此(因缘),从此他被称作“博巴珠古(来自卫藏的化身)”,成为大家尊敬的对象。并且出行和安住之时,佐钦仁波切给他配备侍者和坐骑。
   从此他也从佐钦仁波切那里听了四心髓等等的很多灌顶口传引导。
  
三.来到杂堆地方依止堪布根桑巴登(根霍),文殊怙主(米旁)密意融入自心,并被交付格贡寺法座的经过:
正如“大海对水不满足,贤者善说不满足”所说的,博巴珠古仅这样学习还不够,还要寻找,对整个佛法尤其对文殊怙主米旁蒋扬南甲江措(米旁仁波切,或麦彭仁波切)的自宗善说心中生起了定解并进行讲授的人。佐钦如意宝土登却及多杰说:“杂堆地方有大堪布根桑巴登,去那里比较好。”又以舍事抛弃一切的样子,如同佐钦仁波切所教来到杂堆。
   此时米旁仁波切和巴珠仁波切的亲炙弟子大堪布根巴正在杂堆的噶琼静地严格地闭关。他对侍者请求需要到堪布身边求见的理由,侍者表示很难会见堪布。于是他又再三请求侍者,侍者就把情况告诉了堪布。因为这一天正好是初十吉日,而且堪布正在主持会供,此时正好也在将会供品的最好部分呈献给堪布本人,缘起非常好,因此让使者赶快把他请来。给他以柔软坐垫等等的礼遇,赐予会供品,之后就认证他为巴珠仁波切的转世。
  过去巴珠仁波切临圆寂前,堪布根巴向巴珠仁波切请求迅速转世,并询问如何寻找他的转世。但是巴珠仁波切说自己没有转世者。堪布一再恳求,巴珠仁波切就说:“那我的转世不用寻找,一个背包的求学者,想必是(我的转世),他一定会来的,你来负责他吧。”把根本法座(格贡寺院)交给堪布根巴后就圆寂了。盛传是因为那天博巴珠古是背包的求学者形象,又有那么好的缘起征象,据此堪布就做了认定。
  这样大堪布对他慈爱摄受,在格贡寺教证莲苑等处,渐次地传授了荣隆二位遍知(荣素班智达和隆钦巴)、巴珠仁波切、文殊怙主上师(米旁)的自宗为主的课程等等,自己的慧解和证误都如瓶泻水地赐予了博巴珠古。
  后来堪布圆寂前,郑重地留下要他承担格贡寺之责的遗言。因此他在后来未去卫藏之前,都一直很好地护育格贡寺。

四.主持格贡期间,特意到多麦地方的色达,在玉科喇嘛秋英让卓跟前断除增益的经过:
  如是在格贡寺中负担起讲修事业三者的教法责任而安住于法座之时,如同过去班钦那若巴在做比扎马希拉的守护北门的班智达时,由空行授记而谒见谛洛巴一样,博珠仁波切有天在格贡寺中安住之时,房顶上降落一只奇怪的鸟,发出种种声音说:“空行的符号文字说,你的生生世世具缘的上师在多麦(安多下区),赶快前往,断除教言的增益吧!”于是他想,住在多麦的上师是谁呢? 此时在深密大圆满法无与伦比的玉科夏扎秋英让卓(夏扎意为舍事者,秋英让卓意为法界自解脱,他也是法王的上师,就是依科上师)在多麦的色亚岗建立了寺院,他明白了,这就是(授记中的上师)。
  博珠仁波切的前世巴珠仁波切曾经依止多珠钦晋美陈烈沃色的四梁弟子之一、被授记为“东方海螺梵音誉者出”的多拉晋美噶桑为上师,听闻了很多甚深教言。有次,巴珠仁波切向上师请求解答对一个深义的疑问,上师说:“这个等我们下一世相聚的时候再解释!”博珠仁波切认为过去所安排的未竟缘起时机已到,就迅速地做到多麦色达去的准备。
   此时格则贡玛的臣子果策噶达作为侍从一起出发,此外和格贡嘉拖加瓦等等随从喇嘛一起,不顾一切困难渐次地行进。有一天来到了色麦地方,到达如同右旋海螺的山的山腰,可以看见色亚岗寺院的地方,他们主仆都停止前进,以事休息。
   而夏扎仁波切的寺院因为前来的堪布和珠古很多,平时都没有迎接和献金花环等等的习惯,但这天夏扎仁波切说:“今天一定有贤善的菩萨大士来,所以要很好地用金花环迎接。”午后博珠仁波切师徒等人在离寺院很近的地方,有些喇嘛两次前来询问郑重地把他们来自什么地方、是谁,进行了询问,在得知是博珠仁波切以后,帮他们搬运行李并迎进寺院。寺院的僧众以整装列队来迎接,一般夏扎仁波切很少出寝室,这天他也走出寝室来迎接。他们二位在愉快的气氛中会面,并被迎进夏扎仁波切寝室,如此等等受到隆重礼遇。而且夏扎仁波切还叙说了自己还有多拉晋美噶桑的习气和博珠仁波切是巴珠仁波切转世的话。
   在以后的七天中,他们二位除了侍膳者谁也不予召见,不分昼夜地对各乘共同的、尤其是窍诀光明大圆满,进行讨论、比较证量、断除窍诀的增益,时间以这样来度过。夏扎仁波切对侍奉饮食的玉科人久美多杰说:“这次你给我们两人奉献饮食和听到我们窍诀的讨论,缘分非常好。”此外,博珠仁波切专一对文殊怙主上师(米旁)的自宗而进行将说的超胜慧力,不仅得到夏扎仁波切的一再赞叹,而且还要求他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给本寺院的僧众讲课。因此博珠仁波切给僧众们讲了:(米旁仁波切所造,隆钦巴的大幻化网释文的总义)《光明藏论》和(如来藏的)《摄义狮吼论》博珠仁波切也前后多次说,夏扎仁波切是特别的大圆满的瑜伽士,也是自己最终的断除教言增益之所。
   在住了数月达到此行的目的之后,博珠仁波切一行起程前往杂堆。在回程的那天,博珠仁波切往山顶行进时,再看不见夏扎仁波切的寝室,一边回首一边流泪着前行。又回到格贡寺安住于法座。
五、以格贡寺为主,对杂曲上下的众生无有偏向地做培育的经过:
   在格贡寺担负教法和寺院的职责期间,在满足格贡寺上下之(法的)愿望的同时,大开摄受众生之门。根据学生的意乐,每日讲授五到六节课。尤其对远来的学生以悲心化育,不管门户高低和贫富,都无吝惜地进行法布施。对于没有书的学生,亲自借自己的书给他们,有时和学生在自己面前的讲桌上共同看课本而进行讲解。对于单个的学生(的求法)也不慢待,而满足他们的要求。如此等等,以他的不共的悲心的因缘,后来在印藏两地,他的学生中学者与成就者,如同金山之鬘。并且,具德时轮金刚,四心髓等灌顶和口传、引导也传了很多。
   此外,应佐钦大堪布白玛才旺的邀请,数次前往佐钦静地白玛塘,讲授以他自己的著作为主的法类。噶陀寺也去朝拜了,并为有缘弟子结下法缘。
   前去江玛静地,和堪布土登群培(即托噶如意宝)相见,不仅二人心意合一,后来堪布圆寂法会也由博巴珠古主持。
   尤其是应协钦贡珠(康楚)仁波切之请,来到新建的协钦佛学院,住了很长时间,以教学来培育僧众。
   如此等等,以无与伦比的妙音,对宁玛的荣隆二位遍知尤其是文殊怙主上师的无垢自宗善说进行讲说,以此无有偏向地培育有缘的度化对象;又以教理二者的金刚交杵来截断对方挑起辩论的挑战之舌,使对方持缄默不语之禁行的情形是,到色须寺等等该地的其它派别的寺院去,和理塘勒登等许多以博学著名者,就经论和宗派的界定进行了讨论后,他们就持缄默之禁行,使博巴珠古大学者的声名遍布,所听到的就是这样。
   尤其是以善说著作之语,树立大密教法的根本,打开后世所化对象们的智慧双目的情形是:一般其它宗派都认为宁玛除了是各宗派之先祖以外,宁玛并没有自宗的见解,持自方者少有能按照宁玛自宗的根本——文殊怙主上师(米旁)的观点来讲说,并且有种种混淆搀杂的说法和观点。博珠仁波切对此感到伤心,将遍知米旁江措的基道果体系的观点全部汇集起来,造了《见解比较——照亮关键之灯》,非常显明,并四处传布。持自方者因为对米旁文殊上师的著作未有决定的清净观,因此陷入了博珠的著作是否是文殊上师观点的疑网,在后来不分昼夜地研读文殊怙主的著作后,发现不但不互相违背,而且是殊胜善说的集合。因此自他方的正直者都洒以赞美之花。此后不久,他写了《见解比较》的句义解《文殊上师意饰》。
   有的时候梦中见到未来的贤劫第五佛弥勒怙主,他双手拿着两面镜子,其中能清楚看到《现证庄严论》的根本颂和解释,因此现证庄严论的密意都明白了,在巴珠仁波切的修行地杂噶穷静地写了现证庄严论的解释《弥勒教言》,并顺便为聚集在此的大堪布白玛秋英恰达(堪布秋恰)等学生进行了讲解。阿炯多登罗珠江措仁波切说,有次博珠仁波切去佐钦的时候,他看见博珠仁波切正在写《现证庄严论》的意义解释《弥勒意饰》。
   此外,前后还写了,《入中论》的解释《月称教言》和意义解《月称意饰》,《中观四百论》的解释《龙树意饰》,《了不了义钥》,《二十僧伽之理论》,《三十颂和字性的根本颂》及其自释《妙音天女音韵》,与极乐世界修法有关的极乐愿文《极乐速道》等等能支撑前译宗派的很多经论的广略解释,顺便也写了不少实用的念诵仪轨。这些都不是模仿和抄书,都是在心中所做,比如《见解比较》是在有次去消夏的时候顺便写的,等等,这些是从殊胜上师(堪布秋恰)口中听说。
   如此在格贡寺院等多康地方以学者三事(讲辩着)来长时地来护持教法和众生的利益。
  
六.来到卫地的止贡尼玛江热化育众生的经过:
  如此在多康长时间护持教法以后到卫地去的因缘和经过是,第六世佐钦仁波切吉扎向秋多杰去卫地回来以后对博珠仁波切说:“你的母亲还活着,并且年事已高,也很想见你,现在赶快去的话比较好。”以此因缘,并且此时博珠仁波切视力不好,想去卫地,但以前多次到大堪布土登年扎的面前请求对去卫地一事进行观察,都说很难去。这次又到大堪布面前连同原因都禀明,再次请求观察,大堪布说这次去比较好。因此他就决定去,并且开始做准备。
  藏历第六甲子的火猴年,携随侍堪布达色、土登,嘉绒仁增多杰,新龙妥美罗珠,美瓦扎江等眷从,向卫地进发,渐次来到止贡,此时大堪布严噶的弟子阿阳土登,正主持止贡尼玛江热(意为止贡阳光柳园),向博珠仁波切表示了在此住下并讲法的希望。止贡拉章(止贡噶举法王府)也表示了希望他留下来的愿望。但因为要去见自己的母亲,所以没有同意。但此时多次下雪,从止贡到达波的道路很难行走,因此有天博珠仁波切说:“现在我得到了止贡人的同意,却没有得到本尊的同意,大雪是止贡阿僖秋准(止贡噶举护法,译为祖母护法)的神变,因此暂时要住下了。”此后在止贡尼玛江热的佛学院中授课一年多。在那里的叫做噶卓康萨的地方居住的时候,有次止贡阿僖秋准现身,他就为此写下“所有地处空行首……”的祈祷文。此后土狗1958来到达波,母亲却已经去世。他在绕登林寺中设立了寂怒百尊的修供法会(的制度),在自己的出生地做了灌顶、法施等,住了几个月后又返回尼玛江热,如同以前一样授课,也广泛地传授了灌顶、口传和引导。
  此外在德准和秋龙地方也住了几个月。在秋龙地方的热霍曲扎(大堪布严噶仁波切的重要弟子)也迎请他,双方进行了会见。又来到拉萨,朝拜了两尊觉沃佛像等(身语意)所依,色拉、哲蚌等大寺院也作了参观。并受到色拉的达波康村的邀请和隆重的礼遇,这是当时这一康村的僧人彭措诺布所说。

七.动乱年代来到北方的贝古,并圆寂的经过:
  如是在止贡尼玛江热三年,为以止贡怙主(止贡澈赞法王)为首的徒众讲授了很多显密教法。土猪1959年,教法和众生福德衰退所致,时节的黑暗笼罩下,他让堪布仁波切达色和土登去印度,美瓦土秋和扎江回自己家乡,他自己和嘉绒仁增多杰、江巴达吉、侄儿土登门兰、妥美罗珠等侍从一起,渐次地以逃遁的方式来到北方那曲,以后月中先后在工波江达的盆多玛等地,居无定所。最后在贝古寺附近住下。
  此时这个地方已经完成民主改革,他向当地的领导真实地陈述了自己的历史,尤其是眼睛不好,所以得到了在那里居住的许可。除了以前的帐篷以外,这里的叫当许的人家又借给了一顶小毡帐,就把它支在夏卡登地方,住在那里。
几个月后仁波切说听到南方发出一声巨响。侄子土登门兰说什么也没有。仁波切说:“嘿!我这个瞎子都看到了。两只乌鸦在叫,平时白天有两只乌鸦跟着,中间又不在了,现在是来了。现在我要回家乡了。”侄儿说:“叔叔,如果回家乡的话,请带上我吧。”仁波切对此沉默不语。有两只食用他供养护法的朵玛的乌鸦,和别的乌鸦不同,身体略小,黑色油亮又带金黄色的色泽,平时都在,此时有大概七天不知去向,最后回来的时候却不吃朵玛了。如此出现了一些不祥的征兆,时局也变得更加紧张了一些。博珠仁波切说:“现在老僧就是住世,也对教法和众生没用了。”
   有天在叫堪卓库(空行湾)的地方,给自己过去的坐骑和载物的犏牛喂了食解脱,并说:“它们是从康地和我一起来的,可怜啊。”并为他们发了深广的愿。最后对侍从说了自己因为业力的原因大概会在这个地方死去,遗体会长时间保留,最后火化了也肯定会把灵骨撒在这个地方等等。并对仁增多杰说,佛教会没落几十年,难以有所利益,自己的著作和遗体一起烧掉吧。如此等等预见未来的遗言说了很多。
  不久后在当地话叫曲库达的地方,于地猪1959年的藏历九月十五的上午,没有任何疾病,在等持之中示现圆寂。此时空中出现白虹,从遗体上出现一道巨大的光直射天空,光中出现一个非常红的大鹏的形象,朝西方飞去,为一些当地人所见,此等稀有征象出现很多。
  因为时节恶劣,弟子们将遗骨请至附近叫森莫查匝的山洞,经常以上师供等等来供养,又悄悄地向当地的上师珠古和老僧人们献了作为圆寂法事的财物。这样遗体一直放到第二年的藏历四月,达七个月之久。在第二年1960年的藏历四月,仁增多杰悄悄地把遗体请到止贡地方的第卓种吾松多进行火化,出现很多以红色为主的舍利。灵骨又被请到前面所说的地方,做了很多擦擦,藏到过去存放遗体的山洞中,而且在宗教开放后,康巴扎次在修复桑耶黑波日山后面据称是大堪布菩提萨埵灵塔的佛塔的时候,由仁增多杰等人把仁波切的灵骨做了很多擦擦,并用擦擦对该塔进行装藏,因此显然该塔现在可以算作是仁波切的灵塔了。在火化的地方,过去在侍从之列的阿尼索南卓玛建了一个无量寿佛的塔。在他圆寂处,长出来一棵很茂盛的树,北方不长树,因此大家都感到稀奇。

八.仁波切的著作和学生:
  尽情享受仁波切的深法甘露的弟子和著作方面,如此的博巴珠古一切智,肯定是米旁仁波切以后能如实护持前译自宗见解的唯一灵魂人物,因此,虽然享受仁波切的著作法宴的学生无不遍及藏地三区,但因为时地机会所限,不能在这里完全列出。在此,根据从大德听说的和自己恭敬地查访来的,在这里大致无序地列出来。
  首先,当代行持至尊欢喜金刚(米拉日巴)行传的大瑜伽士、上师白玛秋央恰达恭敬依止他十多年,在讲解前译共同的教典、特别是博珠仁波切不共的口诀方面无与伦比,因此以唯一的传承心子闻名而没有争议。
  大密教法明灯、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炯内仁波切也听闻了四心髓、具德时轮等成熟和解脱(灌顶和引导)的法类。
  五明大班智达白玛才旺伦珠不但听受了以现观庄严论为主的很多深法,当时现观笔记也是仁波切本人给他的。
  后来印度圣地的心髓教法之主——多竹千土登成列华桑(多竹土巴)仁波切,和博学自在的大堪布达威沃色上师,持戒无比的堪布美瓦土登仁波切,对教法有贤善事业的达唐珠古更噶仁波切,热霍堪布土登仁波切,印度桑杰丹增等等,在藏地先后有宗果堪布罗珠、美瓦蒋华、琼玉堪布达威、白玉堪布公却、木桑堪布扎错、亚当阿琼、洛瓦奇美滚波、绰许达威沃色、索南群培、拉达克具证者、达唐洛桑慈诚、白玉堪布土登根桑沃色、查朗堪布扎西群培、扎拉珠古罗比、阔东温波索南沃萨、丹杰温波晋美、嘉绒仁增多杰、江巴达杰、美瓦土曲、扎江等常住的学生等等,木桑卡列珠古、热果堪钦土登诺布、自噶堪钦顿局尼玛、木雅索南桑波、堪布根门、玉科喇嘛蒋阳等结下法缘的弟子等,在佐钦白玛塘讲法时,有以多登(具证之意)罗珠江措为主的学生们。在协钦的时候敏林加色蒋华曲扎仁波切也来到他座前,不但听了很多法,也是《见解比较根本颂》解释的撰写启请者,在那里的堪布刚夏等堪布上师们也都是受用法甘露的弟子。在玉科夏扎寺院住的时候,在那里的堪钦亚果曲萨、玉科顿册等弟子。去止贡尼玛江热佛学院的时候,有止贡怙主切仓(止贡澈赞法王)成列伦珠、龙噶堪布根桑德钦,又有日噶讲师公却南加、日加珠古、打仓珠古、努巴珠古、贝古寺讲师丹增曲杰、丹萨梯领经师卡门拉,讲师南思,亚麻日比丘培达,达波益西伦珠等等作者(堪布西夏)所听说的就是这些。仁波切在格贡寺长时间住过,结过甚深教法缘分的肯定还很多。一般来说,仁波切是直接指引而不是形式上的,以如上所说的不同的悲心来护持弟子,因此弟子中博学、持戒、贤德者如同金山的连环一样,使衰微的佛教又延续下去,这也是仁波切的发心和事业。
  仁波切的著作方面,作为将来教法的利益者,现在能见到的有:三十颂和字性论的摄颂和自释,见解比较的本颂和自释,现观庄严论的句义解弥勒教言,现观庄严论笔记,四百论解释龙树意饰,极乐愿文解释大乐捷径,(米旁的如来藏)纲要的概要,以及其他零散的著作。其他如现观庄严论的意义解、入中论的解释,自己和别人怎样找也找不到了。(以下作者校对仁波切著作和仁波切的物品由侍者供养敏珠林的经过从略。)

  大密前译教法的开显者博珠多阿丹比尼玛仁波切,不但与生俱来的智慧过人,而且今生修习而来的博学、持戒、贤德(指利他的事业)的功德无不圆满。三种博学的功德(讲辩著)如上所说,持戒的功德则是一生中连细微的恶作罪也没有违犯过,是具备三种戒律的金刚持者。比如说戒律的基础——过午不食就是以一生来实践的,以此可见一斑。贤善的事业方面,不仅是护持自己的根本道场格贡寺使得讲学、实修、事业的三种教法增长,多康的前译教法的寺院和藏地中心的止贡尼玛江热等,都以讲修双融的方式来维护,由上所说可见一斑。又,虽然米旁仁波切现身授记等等可以写出的内外密的稀有传记这里没有讲,这是因为时隔久远不能如实写出,尤其是去到热霍堪布土登那里请问仁波切和堪布达色师徒二人的传记时,他说,这些(这二人)贤士是隐藏功德、乐居下位的隐藏的瑜伽士,是持噶当前辈风格的,因此(真实的)形状很难推测。这是非常正确的话啊!

(以下传记搜集的经过和结尾诗歌从略)
作者为堪布曲洽和堪布达色之徒,敏珠林佛学院堪布西夏根思,完成于敏珠林佛学院。

 

 

诸有众生类,在土界中者,行住于地上,及虚空中者。
慈爱于众生,令各安休息,昼夜勤专精,奉荷众善法。


版权:四川省色达县霍西寺-色达霍西文殊增慧佛学院 
[除本站公布的帐号以外, 其他任何以学院、上师名义化缘的帐号,我们一律不予认可,请各地信众谨慎为是。]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蜀ICP备09027608号]

来访统计: